133911.com
巾帼仁心唯愿人间太平 襄阳市公安局女法医胡丹侧记
发布日期:2019-11-01 23:5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胡丹,32岁,现任湖北省襄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法医。从警以来,她累计参与交通事故、伤害现场活检800余起,先后参与命案、非正常死亡案件现场勘查及尸体检验300余次,为案件侦破提供了重要证据支撑;参与法医损伤检验鉴定近1000起,化解了多起上访缠访案件。2017年,她荣立个人三等功;2018年,荣获襄阳市“五一”劳动奖章、襄阳市三八红旗手;2019年,荣获湖北省“荆楚楷模”、中央文明办“中国好人”等光荣称号。

  湖北省襄阳市刑侦支队技术大队女警胡丹,是全省唯一一名直接工作在一线勘查现场的地市级女法医。乍看上去,她就是普普通通的柔弱女子,其实已参与交通事故、伤害现场活检800余起,直接从事命案尸体解剖检验200余起。千余起常人难以想象的血腥现场,把这名30岁出头的女法医历练成了视恐怖如寻常的女中豪杰。她满怀对事业的执著、对生命的敬畏,用手中的解剖刀履行着神圣使命,拨开层层迷雾,寻找案件线月,胡丹第一次出警,是一起交通事故现场。一名少年被一辆大货车碾过,肢体几乎粉碎,现场血腥味浓重。眼看一条鲜活的生命顿时像纸片一样消失,胡丹头脑一片空白,几乎吐了出来。但是,听到死者家属撕心裂肺的痛哭声,她努力平复情绪,最终圆满完成任务。

  此后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甚至年节假日,“警情就是命令”,随时出现在这样触目惊心的现场对她已经成家常便饭。

  从事法医工作以来,胡丹经常听到的就是“女孩子,为什么要从事这么恐怖的职业?”她只有笑笑,因为她怀着一颗敬畏的心,深知法医的天职就是用手术刀和证据为死者代言、为伤者解惑。

  当年与她大学同系的女同学们,现在基本上都转入DNA鉴定或刑事内勤这样不用直面尸体的岗位。只有她,依然坚守在连许多男生都望而却步的一线刑事现场。其实,在日常生活中,胡丹是个很普通的女子,她怕黑、怕打雷,但是一旦进入案发现场,她的心里就只有鉴定这一件事:这个人是谁?怎么死的?有什么证据?我能发现些什么……注意力全部用在案件上,她的心里已经装不下害怕和退缩。

  影视剧中衣着光鲜、拎着漂亮工具箱出现在干干净净解剖台前的法医,只是美好的艺术加工,现实中的法医面对更多的是肮脏纷乱甚至腐臭扑鼻的现场,还伴着死伤者家属的痛哭声。

  2016年7月27日,胡丹跟随刑侦支队到保康勘查一起投毒命案现场,被害人已土葬9个多月。怀疑是被其妻子投毒杀害,但其妻拒不供述。在农村山区,开棺验尸是被人们十分忌讳也很难办的事情,所谓“开棺容易盖棺难”,若开棺没有合理的结果,后果不堪设想。该案在村内已引起诸多争议,若不侦办,难以平民愤。在与死者母亲、妻子等家属反复协商后,最终同意开棺验尸。

  这也是胡丹从警以来第一次参加开棺验尸,作为现场唯一的女法医,很多人对她并不看好,觉得她只是来充数的。

  死者墓穴位于高山上,山路极其狭窄,加上正在下雨,路面湿滑难行。胡丹跟随男民警一起,不顾山高路滑,选择在一处小山包上,准备将死者开棺后将尸体放于墓穴上方检验。死者已下葬9个多月,一打开棺木,恶臭扑面而来,即使戴上防护面具仍能闻到。正值酷暑,穿着解剖服,不一会儿他们已大汗淋漓。胡丹顶着恶臭,走到棺木旁,和同事一起把尸体抬上来。

  尸体高度腐败,爬满蛆虫和昆虫,摸上去黏腻反胃。为了还受害者以公正,胡丹毅然开始检验。检验进行到一半,忽降大雨,胡丹和同事们只得用身体暂时挡住尸体,加快动作,提取了检材装好。围观的人群纷纷对胡丹竖起了大拇指。

  下山时,山路实在难走,雨水模糊了视线,胡丹一不留意滑下了山坡,浑身湿透,还沾满泥巴,腿也摔青了。但她依然很欣慰,因为最终检验出死者体内有剧毒鼠药成分,证实死者系中毒致死。铁证如山,嫌疑人不得不供述了作案事实。

  2018年9月30日,正当人们沉浸在国庆的欢乐氛围里,高新区一小树林里却惊现一具白骨。因为时间较长,· 欧洲各大足球联赛的水平排名,现场遭到多方破坏,甚至被野狗啃咬,案件侦破难度极大。胡丹和同事们一遍遍勘验尸体,从凌晨到深夜,最终确定尸体是一名年青女性,案发时间大约一个多月,为侦查员们缩小了侦查范围。她不甘心结果仅止于此,又在现场反反复复搜索,最终在尸体附近散落的泥土中,发现一枚小指甲壳大小的金属物,乍看以为是一点垃圾。胡丹没有放过,她提取回去仔细检验,发现居然是一枚项链吊坠。正是这枚小小的四页草型吊坠,为侦查员揭开了被害人的真正身份,通过进一步顺线追踪,最终抓获杀害被害人的凶手。

  2017年,一名6岁的女孩被人猥亵,猥亵者却反咬一口,气焰嚣张地打骂孩子家人。家长又心疼又生气,还责备孩子。胡丹受案后,小心做完鉴定,特意拥抱着不知所措的孩子,花了很长时间安慰,告诉孩子错不在自己,并教她保护自己的方法,同时给家长普及法律知识,严肃教育家长要保护好孩子。最后,依据完备的鉴定结果,及时对施害者予以惩治定罪。

  胡丹的日常工作地点是临街的法医门诊,门诊旁边是热闹的商店。商店店主闲时经常去门诊室串门,因为这里经常有“好戏”,脸红脖子粗地争吵谩骂甚至推推搡搡,都是一些对基层断案不服的案件当事人或上访户。遇到这种情况,胡丹和同事们只好既充当主持公正的法医,又充当疏导劝架的调解员。这些年,经她鉴定调解最终息诉息访的案件就有上百起。

  2017年,一名老人因为宅基地纠纷引发争斗受伤,找到支队上访。老人之前多次到市里甚至进京上访,先后几次来法医鉴定室。虽然70多岁了,但她准备了几大本法律书籍,说起来头头是道,加上哭闹、咒骂,走的时候还要拿走门诊的小花小草。胡丹没有一点不耐烦,她总是一边耐心听她倾诉,一边根据情况再次做出鉴定,给她讲解法律知识,拿出证据剖析给她听。最终,老人心服口服,临走时居然问她“法医是不是工资特别高?要不然怎么又要做鉴定还要负责调解官司?”

  一些伤害造成的纠纷案件,当事人为了自身利益,故意伪造或者加重损伤后果,胡丹和她的同事们要依靠专业的法医知识和细致工作才能发现破绽,还被害人以公正。2017年8月,胡丹受理了南漳一起伤害纠纷案件的复议。受伤者头部有一处伤口,初次鉴定为轻伤。受伤者要求高额赔偿。胡丹经过细致观察后,敏锐地发现伤口形态异常。她反复核实案情,最终认定伤口被人为“加深”处理过。受伤者向胡丹暗示:案件都已经认定过了,没有必要再重复核验,你睁只眼闭只眼算了。但是,胡丹坚持根据事实更改了鉴定结论。面对胡丹找出的铁证,受伤者最终接受了轻微伤的鉴定结果。“一份司法鉴定往往能决定一个人的罪与非罪,一个审查结果也会牵扯一个家庭的未来走向,所以我们对工作要始终心怀敬畏。”胡丹说。